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促进一带一路人文交流,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遗产论坛是中国与中东欧各国共同创建的合作平台,是落实《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索非亚纲要》、深化拓展“16+1合作”(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的创新举措。
    一探中国顶级金融和制造公司的企业文化,收获良多。特别是华为公司的文化,“以奋斗者为本,以客户为中心,长期艰苦奋斗,坚持自我批判”,鲜明有锐气,充满狼性色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参观结束后座谈,保险家发表各自感想,我听后有个感觉,就是华为的文化,看着挺好,给华为创造了巨大的核心竞争力,但是中小企业是没法学、也学不来的。
  其实企业文化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千企千面。作为外来者,有的企业文化给你的感受强一些,有的企业文化给你的感受弱一些;有的企业文化积极、正向一些,有的企业文化消极、负面一些,等等。华为的狼性文化可能适合于高端制造业,适合于民营企业的体制,适合于深圳改革创新的土壤,更适合于任正非军人的气质,多种因素聚合才构成狼性文化的选择。狼性文化让华为在竞争中始终冲刺在最前线,无往而不利。多年的冲刺,使得跟华为同城的、曾经号称“巨大中华”的中兴,到现在只能望见华为的脚后跟了。
  为什么同城竞争的对手绩效差别越来越大?人们总结,“华为是狼性文化,中兴是温和的牛文化;华为适合奋斗,中兴适合养老。”文化差异导致了渐行渐远的结果。其实,华为、中兴还有一个重大差异,就是华为是民企,中兴是国企。笔者观察过的大中型国企里,还没有哪一家自诩为是“狼性文化”的,因为文化和企业属性不匹配。狼性文化是以经济绩效为首要追求目标,这只有民企做得到;而国企追求的首要目标是社会效益最大化,或者说经济效益最大化不是它的首要目标;还有一条与之紧密相关,更为关键的,狼性文化对外追求高收益,对内、对员工就给高激励,这是相匹配的。“华为工资高”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这个国企也是做不到。
  一般而言,企业都处在完全竞争状态。在完全竞争状态下,不论国企民企,多多少少都会具备一些狼性。要是没有一点狼性,中兴恐怕很难位居“巨大中华”之列;中兴创始人侯为贵的奋斗者精神在企业创始人里面也是罕见的。只不过,总体上,其文化还是温和文化。
  华泰集团董事长王梓木先生提出了一种新型的企业文化——合作文化。“公司文化是公司里人与人之间最本质关系的体现,既不是雇佣关系,也不是领导关系,而是合作关系”,将公司里人与人的关系定位为合作关系。“它基于人性的平等与尊重,呼应的人性当中积极的一面”,我理解就是假定员工都是紧张、向上,不惧竞争的。而他认为,华为的文化是“呼应了人性当中消极的一面”,我理解就是假定员工都是松懈、偷懒,惧怕竞争的。这是不是像极了主张“性本善”的中国文化和“性本恶”的西方文化?自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获得了中东欧各国的积极响应,16国均与中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文化遗产国际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促进中外人文交流的‘动车组’。”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说。
  2017年5月,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遗产论坛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举办。今年,这场国际学术盛会首次来到中国,落户古都洛阳。
  “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文化遗产都非常丰富,我们的友谊由来已久,在保护文物方面已经开展了重要的合作。论坛首次在中国举办,成为中国和中东欧国家文化遗产领域的一大盛事。我坚信,我们将会在未来继续开展成功的合作,为增进我们的友谊、推动文明交流互鉴作出进一步的贡献。”波黑民政部副部长苏瓦德·扎菲奇代表中东欧国家致辞时说。
  记者了解到,与会的外方代表中有不少人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他们对于此次活动充满了兴趣和期待。捷克文化部文化遗产保护司司长伊里·瓦吉奇纳尔用“奇妙”来形容他对古都洛阳的感受。“中国和捷克之间在考古、展览、遗迹保护等方面有很大的合作潜力,希望此次论坛能推动双方进一步的交流合作。”伊里·瓦吉奇纳尔说。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国家,我对于中国的文化遗产很感兴趣。”波兰国家遗产局世界遗产分部首席专家芭芭拉·弗玛尼克告诉记者,“我认为这次论坛非常重要,能够让中东欧各国的代表们更好地了解中国的文化遗产,同时也让中国人更好地了解欧洲的遗产,我们可以交流对话,互相学习对方的经验。”
  论坛期间,与会嘉宾参观了隋唐洛阳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洛阳博物馆、龙门石窟等地,近距离感受中国文化遗产的魅力。
  探讨城市与遗产和谐共处“文化遗产与城市发展”是此次论坛的重要议题。“这些年中国发展得很快,搞了很多城市建设。如何处理城市发展和文物保护的关系,是我们面临的一大考验。中东欧各国现在也处于发展阶段,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所以这个议题一提出来,就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柴晓明说。
  保加利亚文化部文化遗产、博物馆与艺术司处长伊凡·科列夫分享了内塞伯尔古城的保护案例。内塞伯尔古城是保加利亚唯一一处包含城市区域的世界遗产地。20世纪90年代,政府对于遗产地内的新建项目失去了管控,导致曾经以真实性著称的内塞伯尔古城差点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随后,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的监督下,内塞伯尔当局和当地居民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制定总体规划,根据文化遗产法案出台新的古城保护制度,记录和拍摄未发掘的考古遗址、街景和中世纪教堂等,分阶段拆除非法建筑,每年开展关于水下文化遗产的研究,等等。经过20多年的努力,终于让内塞伯尔古城重获新生。
  澳门文化局文化遗产厅高级技术员关俊雄说,“澳门历史城区”是澳门重要的遗产和资源,在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等方面均具有突出的地位,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宝贵财富。为使这一文化遗产得以永续传承,目前,澳门特区政府正在完善和推进《澳门历史城区保护及管理计划》的行政法规草案编制及相关的立法工作,期望编制的《澳门历史城区保护及管理计划》能为“澳门历史城区”带来更全面的保护。
  龙门石窟是洛阳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近年来,龙门石窟推行“互联网+文物+旅游”模式,在保护好文化遗产的前提下,也为洛阳市带来了经济效益。龙门石窟研究院院长余江宁告诉记者,正在进行的“数字龙门”项目,通过三维扫描、数据建档、虚拟转化、3D打印等现代科技手段,让龙门石窟更好地呈现在观众面前。“万佛洞的虚拟修复已经列入了今年的重点工作计划。”余江宁说,“在考古发掘和学术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对残损的佛像进行虚拟修复,就像时光倒映机一样将石窟最初开凿的状态展现在人们面前,同时挖掘背后的故事,用视频短片讲述石窟的前世今生。”
  推动文化遗产领域务实合作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引领和“16+1合作”机制的不断推动下,中国和中东欧国家文化遗产交流合作呈现良好态势。据刘玉珠介绍,中国与塞尔维亚签署了关于促进文化遗产领域交流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启动了塞尔维亚巴契遗址申报世界遗产合作项目。中国与罗马尼亚就签署关于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化财产协定达成一致。
  对于未来“16+1”文化遗产合作,刘玉珠提出了着重加强统筹规划、做大对话平台、聚焦务实合作、协同国际行动等四方面建议。刘玉珠表示,中方正在积极推动将文化遗产国际合作整体纳入中国国际发展合作体系,为“16+1”文化遗产合作提供支撑和便利,力争将文化遗产论坛办成跨国家跨区域对话协商和友好合作的创新典范。
  柴晓明认为,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交流合作可以是全方位的,从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理念和方法,到考古发掘、文物古迹修复项目等。“中东欧国家的文化丰富多彩,文物保护技术和专业人员素质也比较高。我去过塞尔维亚,他们的研究机构规模不大,但工作做得很棒。我们跟他们有好多东西可以相互学习。”
  参加论坛的外方代表也表示出强烈的合作意愿。波兰国家遗产局首席考古专家阿格尼尔斯卡·昂尼斯佐克说:“我们希望在科研学术方面开展实质性的合作,将专家学者汇聚到一起,提出文物保护的解决方案。比如如何保护石质文物、纸张等,希望能从中国获得更多经验。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中特网|香港赛马会|香港六合采|///深圳市天力计量器材 版权所有